刻刻 Kokkoku

永远的“6时59分”开始了——
在佑河家有着代代相传的止界术使用止界术,能够进入森罗万象尽数停止的“止界”。某天,主人公树里的外甥和哥哥,被诱拐犯绑架了。她为了救出他们而不得已使用了“止界术”,却遭到不应存在于那里的、除自己以外的“会动的”人类袭击。他们是尊崇止界术的“真纯实爱会”。围绕着使用止界术时所必需的“石头”,止界之谜、佑河家之谜逐渐浮出水面…… 

伊藤润二惊选集 Ito Junji Collection

该作是以即便杀了也绝不会死去,因其美貌而让男人们陷入恐怖之中的“富江”,和喜欢用“让你陷入恐怖之中”的口癖来诅咒人的“双一”等,代表伊藤润二作品的角色们为首,在每一集中让个性丰富的主人公登场的集锦动画。 

龙王的工作! Ryuuou no Oshigoto!

一打开玄关大门,有个小学女生就在那里——
“我按照约定,来请您收我为徒了!”
九头龙八一年仅十六岁就拿下将棋界最强大的“龙王”头衔,而他家里却出现一位小学三年级学生,雏鹤爱,九岁。
“呃?……收你为徒?什么?”
“……您不记得了吗?”
八一完全不记得自己答应过的事,却展开了与JS同居的生活。雏鹤爱坦率又热烈的情感,让他慢慢恢复了逐渐丧失的热情。 

魔法使的新娘 Mahoutsukai no Yome

羽鸟智世是15岁的少女。
不论是能够回去的地方,还是生存的理由,亦或是活下去的手段,她都一无所有。
除了一种与生俱来的特别力量之外。
将这样的智世收为弟子,以及迎作未来新娘的是,异形的魔法使·艾利亚斯。
在融入自然、生活了悠久时日的魔法使生活当中,智世一点一点地取回她所重视的某些东西……。
这是为了知晓世间美丽,而编织的故事。 

紫罗兰永恒花园 Violet Evergarden

某个大陆的、某个时代。
大陆南北分割的战争结束了,世界逐渐走向了和平。
在战争中、作为军人而战斗的薇尔莉特·伊芙加登离开了军队,来到了大港口城市。怀抱着战场上一个对她而言比谁都重要的人告诉了她“某个话语”――。
街道上人群踊跃,有轨电车在排列着煤气灯的马路上穿梭着。薇尔莉特在街道上找到了“代写书信”的工作。那是根据委托人的想法来组织出相应语言的工作。
她直面着委托人、触碰着委托人内心深处的坦率感情。与此同时,薇尔莉特在记录书信时,也逐渐接近那天少佐基尔伯特对自己讲的那句话的真正含义。 

恋如雨止 爱在雨过天晴时 Koi wa Ameagari no You ni

“我,喜欢店长——”
曾是田径部的王牌,但由于某个事件而放弃跑步的17岁女高中生·橘晶。不擅长表现感情,总被人误会成待人冷淡的晶,其视线的前方是自己在打工的家庭餐厅“Garden”的万年店长·近藤正己。对店长的心意满溢而出的玲,以及对于朝着命途多舛的自己而来的率直好意感到不知所措的近藤——。这是,在形形色色的雨水轻柔下落当中,任何人都会联想到“那个时代”的,痛切的恋物语。 

柑橘味香气 Citrus

虽是辣妹却未经历初恋的女高中生·柚子,由于父母再婚的原因而进入了女子高中。因无法交到男友而不满爆发的转学第一天,她与黑发的美人学生会长·芽衣以最糟糕的形式相遇了。不仅如此,她与成为义理姐妹的芽衣开始在同一个房间里生活……!?
完全相反的两位女高中生,互相排斥又互相吸引。
姐妹的love affair,就此展开! 

摇曳露营△ Yuru Camp

这是,某个冬日的故事。
从静冈搬家到山梨的女高中生·抚子,为了观赏“在千圆纸币上都有图案的富士山”而骑着自行车来到本栖湖,但不巧天气是阴天。没能看到富士山,十分疲倦的抚子当场进入了梦乡。当她醒来的时候,时间已是深夜。在这初来乍到的地方,连回去的路都不知道。拯救了不安而害怕的抚子的是,一位爱好露营的女孩子·凛。为了让寒冷的身体取暖而点燃篝火的两人。噼啪噼啪的柴火爆音,沁入湖畔的静寂之中。围着篝火,一边啜着咖喱面一边对话的抚子和凛。终于,两人期盼已久的瞬间到来。

无论何时我们的恋情都是10厘米 Itsudatte Bokura no Koi wa

樱丘高中入学仪式。合田美樱与芹泽春辉在樱花树下相遇了。
“‘美丽的樱花’的美樱。”
“我叫春辉。春天的光辉。”
春天出生的两人萌生了亲近感。
从那以后,他们就会留意追随彼此的目光。
美术部的美樱老实内向,而电影研究部的春辉开朗外向,身边总是聚集着一些人。
两人是截然不同的类型,可是,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是一起放学的关系。
也有过被误会成正在交往的情况,两个人一直是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。
其实一直有着互相喜欢的心情。
两个人总是在回家途中顺路去高台台阶那里坐一坐。
“春辉君……有喜欢的人……吗?”
春辉听到美樱的话,情不自禁回答道——
“有……喜欢的人啊。美樱呢?”
两人手的距离是10厘米。
明明只有10厘米,这段距离却无法缩短。

荒川爆笑团 Arakawa_Under_The_Bridge

故事主人翁市之宫行是企业社长的儿子,时刻准备着继承那间世界顶尖的家族企业。从年幼的时候开始,父亲就告诉他“不欠人,不求人”的道理,生活时时遵守家训。
可是,在一次意外溺水,行被住在桥下荒川钓鱼的小珊救回性命,就此欠下救命之恩。为了报恩,小珊要求行跟她谈恋爱,永远在一起。行碍于家训惟有答应,自己也开始在桥下生活。不过,荒川区这地方远比市之宫行想像更为怪异,大部分居民正是被社会认定为带着疯狂幻想的“电波族”。